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互联网

85后创客小机器人与大生意

互联网
来源: 作者: 2019-04-05 22:52:11

如何最快地跟同事交代一件工作?打开,选择聊天对象,发送内容。如何了解朋友每天在做甚么?打开朋友圈,刷新。雾霾天不能去学校上课怎么办?打开学校的课程,自主学习,做作业……

“24小时解答困难”,“不用出门就可以购物全球”,“世界美味1键到家”,“相亲帮你找对象”,“扫码免费赠双人游”……在中国大部分城市的地铁站里,通道中的电子屏上充斥着关于各个行业,与人们息息相关的广告。而几近所有的广告,都离不开互联。

在“互联+”的时期,可以想象,有数不胜数的创业公司要依托互联进行创新,也有无数个大型传统企业正在做着互联转型,乃至在某些安静的办公桌前,互联引领者们正在构思着下一本关于“互联”的书籍。要知道,仅仅是在以文艺、文学著称的豆瓣,搜索关于互联关键词的书籍,就有4327本。

以嗅觉出奇灵敏而著称的互联巨头们却要反其道而行之,探访人工智能这片“蓝海”。

正在去除互联标签的巨头们

但就在此刻,巨头们却不落窠臼。他们反向而行,正在“抛弃”互联:2015年和2016年,全部谷歌都在推动一件事——改名为Alphabet。谷歌在公然声明中说,Alphabet除谷歌,还包括谷歌风投、谷歌资本、谷歌实验室GoogleX和Nest等其他子公司,也就是说,含有离主要互联产品较远的业务的公司将归入Alphabet旗下,其中包括与生命工程相干的Calico、创新投资部门GoogleVentures、研发自动驾驶汽车、智能隐形眼镜和提供互联服务的热气球等的GoogleX,开发无人机递送服务的XLab和Wing也将归到Alphabet旗下。

更名为Alphabet的谷歌正在脱掉互联公司的标签,它仿佛已意想到“互联”时代正在终结。

不仅如此,半导体巨头高通买下开发飞行机器人的KMelrobotics公司,阿里巴巴和富士康注资软银机器人也成为了风向标一样的事件。

美银美林于去年底发布了一份长达300页的关于“机器人革命”的研究报告也许能解释以上事件。报告强调了在呈几何级增长的机器人产业里,人工智能正改变工作的性质。

报告预计,最早在2025年机器人和其他情势的人工智能将把这个世界改变到人们几近认不出来的地步,它们将以一股“颠覆性技术创新”的旋风打破旧有商业模式,这类转变的影响终究每一年将到达30万亿美元乃至更多。到2020年,全球市场对机器人和其他形式人工智能的需求将到达1527亿美元。在某些行业,应用机器人可提高30%的工作效率。

就像ATM机改变了银行业务、计算机占据了家庭和工作场所一样,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将会在下一个10年中迫使许多行业转型。

到2025年前,无人驾驶车辆也许是由工厂中某一台机器在没有人类监督的环境下组装起来的。机器人女仆可能在家中打扫卫生,银行的经济顾问也成为1台自动做投资的电脑。

在2016年备受注视的CES(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上,机器人成为了不可或缺的元素,前几年机器人还是“活在”电影《变形金刚》《钢铁人》《星际大战》当中的空想,这几年却已经成为身边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体了。比如,迪士尼与智能小球公司Sphero就展开了合作,在CES上推出了《星际大战》中非常受欢迎的BB-8版球形机器人。

参加了此次CES,并成功推出自己的机器人产品的“85后”深圳女生陈曦,在两年前,就嗅到了这种变革的味道。

寓教于乐的机器人

毕业于国际名校剑桥大学,终年在美国有业务来往的陈曦有一天突然发现,全球最顶尖的精英正在抛弃互联——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大学、卡内基梅隆大学、加州大学四所名校的人工智能专业的博士生第一份工作合同已可以拿到200万美金。而硅谷的互联精英人材起薪才20万。

十倍的工资差距让愈来愈多的人意识到“人机智能时期”的降临,在这个“时期”的核心技术出现,被业界人士命名为“WAR”。具体来说,W是Vehicle(交通工具,即Uber、无人机、无人驾驶等)和VirtualReality(虚拟现实)两个英文单词首字母组合,A是ArtificialIntelligence(人工智能),R是Robot(机器人)。

不仅在西方世界,国内与机器人相干的数据也令人惊讶。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年中国服务机器人行业发展前景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年底,中国机器人相干企业的数量就超过了4000家。在2015年,国内109亿元的机器人市场中,国外机器人的份额达85%,产值到达92.5亿元;国产机器人的份额为15%,产值约为16.4亿元,但这比2014年11%的份额高出了4个百分点。而中国机器人企业两年来已猛增300多家。此外,中国还出现了机器人企业排队上市的境况。

从央视春晚的机器人舞蹈,到杭州机器人爬楼,络机器人直播,随着机器人、计算机、物联、云计算等技术不断成熟,机器人正逐渐应用于各个领域。同时,家庭服务机器人和文娱机器人也在逐步走进千家万户。

“我认为教育这一块市场很大,可以以儿童教育娱乐市场为切口,展开机器人创业。”陈曦说道。

《2014中国家庭服务机器人行业白皮书》指出,随着智能家居概念的进一步渗透和机器人价格的逐年下落,预计未来5年全球服务机器人市场规模将延续保持高速增长,未来5年预计将保持30%以上的年平均增长率,并于2019年达到80.4亿美元。服务机器人涵盖的范围较广,其中包括无人机和教育文娱机器人。

从剑桥大学毕业3年后,陈曦决然放弃了高薪稳定的上市企业董事工作,开始了创业之路。

“我想学习更多的东西,挑战自我。”刚过完29岁生日的她说,机器人的创业公司会涉及到产品研发、制造渠道、销售、市场、售后。全部流程经历下来,她可以学习到非常多的东西。

2015年1月,陈曦的公司深圳市哆啦智能科技有限公司(Doramigo)正式成立,注册资本400万元。在此之前,她最大的任务就是吸纳人材。由于机器人的人材是复合型的,软硬件都需要懂,所以比较难找,通过机器人比赛的群、页招聘,朋友介绍,在几个月以内,陈曦一共录用了10名全职员工。人数虽然不多,但全部是来自全球顶尖高校的高才生。

在一年的时间内,他们迅速沉淀。机器人经过不断研发,力求创新,最终于一年后推出了两款产品:一个是四足宠物机器人,一个是模块化无人机。

陈曦表示,创造4足宠物机器人的初衷是想设计一款情感交互强的机器人,在动作和语音视觉上都可以做到真正的智能,以解决都市人的情感陪护问题。

类似的产品之前也被打造过,最知名的就是索尼公司的宠物机器人,但是它们没有诸如语音辨认的人工智能部份,在后期完全停产。而市场上现有的同类陪伴型产品都以桌面机器人为主,具有简单的语音交互和人脸辨认,并没有动作上的交互,情感触发也非常弱。Doramigo的这款宠物机器人,不但可以说话,可以做动作,还可以教英语。

“我希望让它构成一种陪伴的感觉,就如现在很多芭比娃娃里面都装有会说话的芯片,但是我们希望自己的机器人可以有更多的动作,构成与孩子们的互动。”陈曦对《小康·财智》说道。

但是,动作控制是现在陪伴机器人团队非常难解决的一个技术问题,涉及到机电控制、算法优化、运动学中的步态规划等核心技术难点。Doramigo的团队在长时间的打磨、研究、尝试、颠覆、再尝试中,终究决定以动作控制、机电控制为出发点,来实现动作控制的基础上发展人工智能的语音交互和视觉交互。

“我们在语音人工智能上和剑桥大学的团队思必驰保持了长时间合作关系,在他们的数据库和软件工具开发包上二次开发,更好地实现硬件本身的语音交互。另外,未来在室内环境感知方面,我们与剑桥大学的高斯机器人建立了产品的研发计划,使用他们的即时定位与地图构建模块,实现室内精准定位和导航。”陈曦说道,产品区分于其他陪伴型机器人的地方还在于——与不同APP的配合。他们根据不同场景设计了不同的APP,例如学习场景,可以使用编程控制的玩法,家庭场景有家庭文娱的游戏,“这不仅仅只有简单的情感交互,更具有实际的教育以及文娱的目的。”

在“红海”中寻觅“蓝海”

除4足宠物机器人外,Doramigo另一个主打的产品是名叫PRATiCLES的模块化无人机,这也是世界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模块化无人机。

可以拼成3轴、4轴、6轴或8轴的PRATiCLES,不管电池、无线接收器、螺旋桨还是摄像头等,都是模块化的,用户花上30分钟就可以拼出一个小型无人机。而且,这个产品各个模块都向著名的乐高玩具看齐,这让用户可以将乐高玩具的模块拼装在PARTiCLES的小飞机上。飞机拼好后,就可以直接用APP连接蓝牙控制飞机的飞行,PRATiCLES能在直径20米的范围内进行飞行、拍照、直播视频。

陈曦表示,设计这个产品主要是针对6岁以上的孩童教育:“相比于大型无人机,这个小东西很安全,拼装可以开发小孩的想象力,而且就算飞机掉到地上摔成几块,也可以很快重新拼起来。”每一个小孩都有一个飞行梦,而PARTiCLES则给了他们一个探索的机会。“而且乐高元素会让小孩更有参与的兴趣,也更能发挥他们的想象力。”

这些有趣又智能的东西,都是Doramigo团队的工程师构思出来的。陈曦为此感到非常自豪:“我们希望自己研发的产品能够多元化一些,能够给客户带来更多的体验,尤其是玩家、小朋友,和爱好科技的创客们。”陈曦认为,单一的产品现在没有办法满足这三类人群的好奇心和需求。

把两款主打产品的市场放在中国和海外,这是由于教育机器人领域里,内容和产品兼并的机器人产品目前在中国还是空白,真正的模块化可编程教育机器人产品在国内都是以创客为目标,以儿童为目标的暂时只有Makeblocks一家,目标对象的年龄却偏大。而陈曦深信Doramigo的产品因为更容易拼装,产品价格更亲民,所以未来中国市场份额非常可观。“海外市场则由于没有类似模块化无人机,市场占有率也会非常高。”陈曦说道。

2016年1月,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办的CES上亮相的模块化无人机PRATiCLES,甫1登场,第二天就收到了50个国外渠道的定单询问。他们放弃本来计划的海外众筹,准备把产品完善以后就开始生产,直接进入销售。因为设计因素,全部产品的本钱控制非常低,“价格在大众可承受的范围内,不会超过100美元”。

关于未来的发展,陈曦希望自己的公司可以延续创造出针对儿童市场的、创意型的机器人产品。她看到了这个还有待开发的市场,传统的玩具市场都在被类似乐高公司这样的创意玩具公司所颠覆,她希望公司可以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做一些大众可以接受又比较好玩的东西,“接下来我们研发的产品将是模块化的车和风扇”。

一切都在起步,作为机器人这个朝阳行业大军中的一员,陈曦的每一天都过得非常充实,也许今天她在北京,明天就要飞去深圳,后天则要到硅谷库比蒂诺,至于什么是摆在面前的最大困难?在这位深圳女孩看来,没有甚么困难,有的只是不断的挑战:她只想在“红海”中找“蓝海”,做有自己特点的东西。

痛经量多是什么原因
经期延长吃什么最好
痛经能总吃止痛药吗

相关推荐